小時候,老師們在逼學生寫功課或作業,甚至在教你一些人生大道理時,總少不了這一句現在我對你殘酷,以後你會感謝我、現在被我逼著念書逼的很慘很辛苦,但是以後你會感謝我、我現在打你們打的很兇,逼你們逼的很緊,但到最後,你會認為我是對的、當學生念書很辛苦,出社會工作更辛苦,等出了社會,你會懷念當學生的單純.....諸如之類的話(我現在想不太起來從幼稚園到大學的老師們那千篇一律的銘言,但大多數的意思總是這樣)。

我不是一個很乖的學生,坦白說國小的暑/寒假作業我也沒有一次有寫完交出來(那時候只要厚臉皮被老師打一頓,再罰站/提水桶一陣子就好了)可是只要老師一開始擺出POSE,岔開課本之外的話題,傳授他人生的心路歷程/心海羅盤時,通常...我都會認真聽!而每講完故事的最後,大都數都用那幾句帶過,而我那時只覺得老師出言威脅大家要聽話,但工作後,發現在某些事情上,總少不了印證這當中的某些道理。

而不單只在校園內,職場內也是考驗著。

到底什麼是殘酷?什麼才是對一個人的好?

要導正走錯的路,浪費的時間甚至錯誤的方向,真的要用很利害/極端的手法嗎?某個程度上來講,我相信是對的。我認為對的論點在於,對於某些走錯/浪費大家時間及金錢/茫然沒目標/從以前到現在根本沒搞對重點/是人會做出這麼白吃到不行的事/厚臉皮到極致/死白痴爛人,而且他們本身一直都不察覺而且逃避的人,這可能是對的(但我個人不太贊成用太極端的手法啦!大家開心一場,沒有必要把場面弄的那麼尷尬),而出手的人,從當下看來,真是一個殘酷冷血,沒有道義不顧情面到根本是禽獸的人,如果那個被出手的人當下可以操他祖宗十八代,那他一定會準備傢伙排隊掛號拿號碼牌等著報復。

但是,你怎麼知道對方是存心讓你難看?

這很難講厚,有的人是存心刁難/折磨/存心讓你不好過,但是如果拿大刀斬下去的人立意是良善的,雖然那時候很痛苦,但在走過幾年之後,再回頭看,會在心裡感謝他(但通當大家已經當不成朋友,以後也不必再聯絡,為了面子,那股暖暖的感覺,還是放在心裡面回味過就好),無論怎樣,在事發當下,當事人心情真的會壞/難過到一個不行,在那時,只會覺得對方冷血無情/不顧情義或挾怨報復....

所以?我到底想表達的是什麼?

我來舉個例好了,國小時,我做了件很沒什麼的事,可能當時她心情真的不太好或段考跟隔壁班老師拼輸了很生氣,而那時我又白目做了一件很沒什麼的事值得他狠狠的呼我一巴掌,在受掌後,我挺著火熱熱的臉頰還來不及反應時她告訴我...現在他不好好教我,以後我會恨他.(但我那時真的沒有做什麼事,所以他真的沒教我什麼!而我到現在還是因為那巴掌討厭她,真可惜那時候沒有申訴專線或像現在投書記者那麼普及)。

好啦!我舉了個爛例子...再換一個

想當初我在前雇主屎真手下工作那近二年期間,每天心情跟身體狀態都很不愉悅,做的事情堆的像天那麼高,追蹤待辦事項一大筐,而那個屎人主管只會拿一些雞毛蒜皮芝麻綠豆餅干屑般大的事情來煩我,在科室組員前讓我好看,每個月扣我績效獎金給那些不做事,光靠狗腿還有背後有人撐的人(啊~不爽啊!)。在那期間及當下,我真的很討厭他,我恨他不去管那些狗腿不做事的人,只會來挑我文書編輯以及對外業務上的一些小毛病,現在,我還是非常討厭他,看/想到他的臉會想做嘔,但無論我到哪去就業,至少我在工作時,會仔細去盯一些看起來不重要,但會影響成效的小毛病,以及週邊相關事宜及後續追蹤,其實他粗糙到一個不行又露骨狗腿本事我也有學到,身為人類,我還是無法像畜牲一樣將那些話說出口。(所以我想我很難成功了吧!)

拉回主題,在面對一些....沈迷其中無法自拔,迷失卻又不肯承認的人,你到底是要殘酷一點把他拉回現實,還是不理他,默視那算計得到的那不太好的未來/結果呢?(反正他再慘也不關我的事?)

我做的決定通常是很白目的第一種,但有人教我學會默/漠視,反他再慘再爛對我來說都不會怎樣,我出言相勸或苦口婆心都只會換來雞婆/白目/死賤人的回應,那是當事人自己的未來,無論做了什麼事,到頭來要承受的人..是他,不會是我,而且要出言相勸,也要看各別不同的理由/面向跟時機,不是麻吉都要救!(真他媽的大學問啊)


所以,在這件事情上,到底要殘酷還是默/漠視?

我決心回應他

你的決定一開始讓我覺得你真的非常殘忍,大家幾年感情下來你竟然會做如此決定!但冷靜想想,我發現,如果你不做這個決定的話,才是違背/背叛大家幾年感情的殘酷回應。

苦口婆心不一定需要有回報,但大家在社會的歷練與考驗後,所做出的決定通常都不讓大家難看的殘酷決定--也就是默/漠視,這才是社會大學的常態->冷漠,而我,也正學會冷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mone404 的頭像
simone404

林祖媽的BLOG

simone4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